Ma’ric Art & Décoration 獅子王與鵝肝

March 21
2 Comments

旅行最美的邂逅,便是隨心所欲的漫走,卻在轉角遇見另一處天地,開啟妳的視野,觸動妳的感受,啟蒙人們對生活的熱情與感動。

布根地之行,為了參加年度的酒農夜宴,第143屆 布根地葡萄酒節,我乖乖到伯恩(Beaune)待候幾日,這幾天是萬里無雲的晴朗,在蜿蜒古城裡漫走,難以想像,日耳曼大軍曾如何叨擾這美麗的小鎮。

DSC04194-2

我東晃西繞,山重水復疑無路,一順著彎進Paradis街,柳暗花明又一村。遠見著那褚紅色的大門,便奔奔跳跳地靠近,頭頂上的雲看著我,笑我是隻匆忙的野兔。

櫥窗裡的鍋碗瓢盆,顏色質樸又鮮豔渾厚,實在誘人,一推進這門,我便知道夢裡尋她千百度,再忙也要填飽肚(?)。

我就像那野兔掉進種滿蘿蔔的菜園裡,Marie Cacarrier的居家收藏,琳琅滿目,卻樣樣都讓駐足觀賞,一時捧在手心,一時發出讚嘆,更多時候因為太想都搬回家,而失態的尖叫跑跳。

DSC04189-2

DSC04177-2

非洲有句話說:「一個家庭,就像一片森林,妳從外頭看密密麻麻的,但妳自己在裡頭一瞧,每棵樹都有她的位置。

這說的不就是Ma’ric Art & Décoration。每件創作,都各異奇趣的站在那,以風格出眾的模樣,不低於他人,也不傲視無物。

當法國文化遇上非洲工藝,產生鮮奇的生活意境,法國人慣用的蛋杯、葡萄酒保存木塞、蔬果濾瓷網等,都在非洲藝術家的詮釋下,訂製出樸實手感的風貌。

過去法蘭斯殖民帶來法非之間,經濟、軍政到民生的結合,但從器皿的觸感、色彩的力道,都證明著法國殖民不了這草原上的靈魂。而這兩人竟好好處於一室,像是說好—與其拿著刀叉革命,又或掀起另一場戰爭,不如我們賞玩著用餐的情趣,專注於食饗氛圍,沉浸飲食帶來的魅力。

有次聽朋友談句話:「只要碗夠美,拿來裝泡麵都覺得特別好吃!」那時我笑她對生活感實在太堅持,如今明白認真活著的意義,不在於追求多高貴,而是在自我天地裡,凡有讓生活蛻美之心,都能有所方法實現。

DSC04176-2

DSC04197-2

從我這省后的採購面而言,Ma’ric Art & Décoration是一間讓人能以平實價格,讓人親近居家美感的好店,杯具落在八歐(台幣三百內就有),噴彩瓷壺伍佰台幣就能收起來(包)。

從女主人的儀表裝扮到居家用品,一應俱全,尤其來到布根第,葡萄酒文化肯定不能少,這青銅雕像的酒塞,就以活靈活現的動物雕刻,帶來非洲大陸的草原風貌。(再包,送禮嘛)

我不是回頭要參加酒農盛宴?不就該帶上西非象牙海岸的皮革編織項鍊,所有的染色都是取源植物與礦物,結合狩獵的金屬和野獸獠牙,象徵勇氣智慧和自信,才能好好跟人乾杯呀(啥毀)。

女人的採購,果真都源自於自我催眠。

DSC04167-2 DSC04178-2

那從「找靈感面」來談,西南非的藝術向來都深具功能性,因為兼具原始性,總可窺見圖騰與宗教色彩,20世紀畢卡索(Pablo Ruiz Picasso)便是在博物館中,看見了遠古嚇阻敵人之用的非洲面具,始而讓非洲藝術元素進入歐洲美術史裡。

現代源起自原始,原始是古老的現代。人們在現代資本主義盛行下,往往會懷念過去人與自然的關係,但西方從歷史來看多以征服,非洲則帶有敬意的看待這世界。

我則喜歡原始藝術中的童真,不帶有過度細膩的勾勒,如同兒時才能大膽野性的創作,這份簡單,讓人回味,讓人感到安切。記得老畢不是說藝術是為了洗滌我們日常的靈魂,也說過每個孩子都是藝術家,難就難在他們長大後仍舊是。

仰天長嘯一番,再喜歡Ma’ric Art & Décoration,從出國決定是背包客開始,就得學習如何捨,我手裡握著可愛的酒紅蛋杯,帶不走的,相信是將來還會再回到布根地的緣份,而我眼前所見,心靈所撼動的,早已是最寶貴的紀念了。

Ma’ric Art & Décoration

地址|31 rue Paradis 21200 Beaune France

聯繫|+33 (0)6 78 40 46 97

官網|http://ma-ric.net/ (提供線上購買)

相片|Upload by Travel WiFi

  1. anna

    March 22

    那器皿好美阿,還有紅酒塞:)))
    更開心的終於看到新文章,好喜歡徜徉在jade的文字中

    • Table Bible

      March 22

      Hi Anna 謝謝留言,我很喜歡MA’RIC ART & DÉCORATION顏潤飽和,但處處可見手工的細膩與些微的不完美感,後來帶走蛋杯,走到哪都沒有遇見我更喜歡的手感與釉陶紋路,真是一間我流連忘返,想整間搬回家的設計良店。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