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情大愛—威爾第的鴿胸番紅花燉飯

小情大愛—威爾第的鴿胸番紅花燉飯

我的行徑,像拿著健保單取藥似的—紙面上,一串密密麻麻的義大利文,只見義大利籍的店員,俐落地在挑高兩層的VALVONA & CROLLA店裡,爬上爬下,搬來弄去。 沒兩下,他右手托著燉飯之后Carnaroli大米、左手輕捧一串串番茄,十指宛若芭蕾舞者踮著腳尖般,萬般溫柔地放在櫃檯旁。回頭從冷廚裡,取來油潤透粉的Prosciutto di Parma生火腿,接著切塊Parmigiano-Reggiano乳酪,真漂亮!所有食材,大致都到齊了。 在愛丁堡,就這最義大利,能治我的相思病,在餐盤裡捕捉那一味魂牽夢縈。...
「老闆,您有賣牛腦嗎?」—帕格尼尼的義大利麵餃

「老闆,您有賣牛腦嗎?」—帕格尼尼的義大利麵餃

「老闆,您有賣牛腦嗎?」我大剌剌的拜訪愛丁堡各大肉鋪,還在超市裡翻來找去,最後終於在Stockbridge Market找到我要的小牛肩肉,順口再次一問,周圍蘇格蘭人一聽又是瞳孔放大,滿臉驚恐。 幹嘛啊?又不是我將靈魂賣給了惡魔。 一位頭髮細捲像綿羊的夫人見我疑惑,緊挨到我身邊,陰颼颼低聲問:「妳要牛腦做什麼?」 我嘴停不下來的嚷著:「不都為了帕爺,他肯定營養不良吧,食譜也太補,裡頭說要小牛、成牛,還得來點牛腦,可是我到處找都沒看見,農場市集總有了吧!?」...